趣店改租车,乐信搞反超 “老冤家”趣店(NYSE:QD)和乐信(NASDAQ:LX)在3小时内先后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
 
财报发布后,二者的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截至次日收盘,趣店两日共下跌约20%,市值蒸发超7亿美元,收盘报9.2美元;乐信下跌约9%,市值缩水约2亿美元,收盘价16.79美元。
 
去年四季度,现金贷整顿开始后,整个行业受到重创,这在相关企业不久前的四季报与股价中均已有所体现。而理论上最受冲击的、去年四季度放出的贷款,受到的政策影响究竟有几何,仍需用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来说话。因此,业内对相关企业的一季报始终保持高度关注,而企业们则纷纷推迟发布时间——这被视为一种鸵鸟政策,却又增强了公众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
 
终于,在6天前的5月15日,拍拍贷打响了第一枪。这家在四季度“受伤最深”、巨亏5亿的平台,以4.37亿元的净利润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股价当天截至收盘上涨近16%,录得半年来的最高价。
 
这也将同日发布财报的趣店与乐信再次一起推到了聚光灯下。从数据来看,趣店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仍然压过乐信,但乐信的贷款规模已经赶超正在收缩现金贷业务的趣店。
 
趣店:有了汽车,但不想放弃现金贷
 
2017年11月,现金贷整顿帷幕拉开不久,趣店宣布推出全新品牌大白汽车。这被视为趣店在政策高压下作出的选择,罗敏则称上市前就已开始筹备。之后,罗敏重新出现在媒体面前,趣店也将大白汽车作为主打品牌进行日常宣传,现金贷被深深埋葬,连“转型”一词都成为逆鳞。
 
这一策略的明智体现在了财报中——趣店凭借14.91亿元人民币的营收与5.41亿元的净利润,交出了在美股上市的互金企业中最漂亮的一份四季报。其中,大白汽车业务的营收已达2610万元,截至去年年底共租出汽车284辆,开始迅速发展。
 
天津包车说今年一季度,大白汽车的收入已经占到总体营收的近三分之一,高达5.46亿元;相关成本也已经占到总成本的近60%。而大白汽车也没有辜负趣店的重视与投入,截至今年一季度已租出汽车6608辆,具体来看,1月1日到3月10日,平均每天租出约65辆,3月10日到31日平均每天租出约90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与此前罗敏宣称的200辆有些差距。另据财报粗略计算,一季度大白汽车亏损约3亿元,而此前趣店CFO陈家康曾公开表示,大白汽车有望在今年实现盈利。
 
整体来看,由于现金贷业务的大幅收缩与汽车业务的前期投入,趣店发展开始放缓。财务方面,17.17亿的营收虽然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却比上季度的14.91亿元下降近13%,净利润下降更加明显,同比降幅32.1%,环比降幅41.6%;业务方面,新增注册用户、新增授信用户、放款笔数、放款规模、活跃借款人等多项关键指标均降至上季度的一半左右,其中前三项甚至仅有去年同期的一半。
 
另一方面,从贷款质量上也可以看到,现金贷整治对趣店造成了较大影响。2017年第四季度由于逾期增加,趣店付出了3.38亿的相关成本,逾期30天以上的贷款规模为4.04亿元,逾期率为0.9%;而今年一季度,为逾期付出的成本上升到了4.44亿元、逾期30天以上的贷款规模8亿元,逾期率为1.7%。
 
图:趣店各季度贷款的风险表现(纵轴为逾期率)
 
或许这也是趣店股价大幅下挫的原因所在。
 
趣店转向汽车的举动引起了同业的关注,某现金贷头部企业向AI财经社坦言:“虽然没有做车的打算,但我们一直很关注趣店,想看看他们转型的情况。”
 
不过,趣店似乎并未放弃现金贷业务。罗敏在财报中表示:“我们在农历新年后再次谨慎地开始增加放款规模,并预计消费信贷将在第二季度或之后重新回到稳定的增长轨道。”
 
乐信:有了放款规模,贷款余额逆袭
 
在现金贷整顿开始后,其作为从未涉足现金贷业务的平台,乐信被认为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并且有可能反超排在自己前面的趣店,因此在财报发布的前一天,乐信股价上升约11.5%,收盘价报18.5元。
 
但事实却不尽人意,这也导致了股价的回落。
 
具体而言,由于现金贷与消费分期均属消费金融行业,以及转型后的区分不够明确,乐信在相关政策出台后被迫推迟了上市日程,被推迟的时间用于向美国相关方面解释平台是否合规,以及受影响程度,放款规模与贷款质量也受到一定影响。
 
根据财报,乐信今年一季度的新增注册用户、新增授信用户与放款规模均比上季度有所下降,但与去年同期比均有上升,其中放款规模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90天以上的逾期率为1.44%,比上季度的1.14%略有上升。
 
另一方面,乐信一季度财务方面的表现则可圈可点——营收录得16亿元,是去年同期的1.5倍,与上季度持平;净利润为1.46亿元,是去年同期的2.6倍,上季度的近1.5倍。
 
最值得一提的是,乐信的营收、新增注册用户、放款规模及逾期率三项指标均已与趣店接近,213亿的贷款余额甚至远超趣店的146亿。也就是说,趣店虽然及时推出了新的业务,但因现金贷整顿所受影响依然大于乐信,因此给了后者超车的机会。
 
但若两家企业均停止对放款规模的收缩,不知差距会否再次拉开——而趣店方面对此信心满满,预计全年调整后净利润超过25亿元,是去年的近5倍,并租出超过10万辆汽车;乐信则提出了贷款总额800亿元的目标,几乎是去年的两倍。
 
或许是出于上述原因,乐信近日也传出了要进军汽车金融领域的消息。5月18日,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报道称,乐信推出了一款面向汽车消费金融场景的个人贷款产品——乐买车,年龄在21岁至45岁且持有信用卡的中国公民均可申请,但产品还在内测,并未正式上线。
 
另据乐信内部人士透露,其汽车金融业务的具体类型并非融资租赁,而是消费分期,但具体情况还要等到产品上线后才能获知,而且是否上线也还没有定论。
 
老冤家齐头并进
 
2015年,乐信与趣店先后以大学生金融服务起家,并在2016年分别成为北方与南方最大的业内平台,又在禁令后先后宣布转型向白领提供服务。彼时,创始团队几乎清一色腾讯背景的乐信比草根出身的趣店风评更好,但二者的发展却似乎从未分出高下。
 
这一切在2017年开始变化。转型后,乐信借助京东的3C电商背景,接入了消费分期业务,趣店则凭借支付宝这一巨大流量入口杀进了现金贷领域,二者之间的“战火”慢慢平息,差距却逐渐拉大。
 
2017年9月,趣店率先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出乎了业内人士的意料——普遍的观点是,这两家企业中,建立与转型更早、团队更优质的乐信应该先上市。而两个月后,乐信从利润、到运营效率、再到资产质量等一个个被趣店远远超越的关键数据公之于众,关于二者风格与模式的讨论又一次成为热点。
 
在腾讯多年的任职经历,给予了乐信创始人兼CEO肖文杰及其团队深刻的烙印,乐信自成立以来便一直稳扎稳打,更加注重规则;而多次创业失败的罗敏及其伙伴则更加激进,在创立趣店时已经决定“这是最后一次”的他们,还带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拼劲——这或许也是二者选择不同转型方向的一个原因。
 
这两种不同的风格也体现在了企业发展上,并造成了两家企业业务规模差距的拉大——招股书显示,截至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乐信的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300万和330万,而趣店截至2016年和截至2017年上半年的活跃借款人数量分别为611万和702万,按月来算,分别是乐信的2倍和3倍。
 
 
或许也是二者风格使然,在寻求资本入场时,腾讯系的京东站到了乐信背后,趣店则被阿里巴巴选中。
 
毫无疑问,当大佬加入战局之后,战争只会更加如火如荼地继续,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乐信似乎输了——趣店得到了支付宝的大力扶持,凭借后者提供的极度优质且几乎0成本的流量,在营收远逊于乐信的情况下,赚得了10倍于乐信的月均净利润。
 
但在舆论方面,趣店由于对支付宝与芝麻信用的过度依赖备受抨击,后来还卷入了一场巨大风波,并在接下来的现金贷整顿中首当其冲;乐信则保持了一直以来在公众与业内人士中的好感,并且由于未涉足现金贷业务而在现金贷整顿开始后更被看好。
 
整顿后,乐信正在消费金融方面追赶着趣店,而且,这一战火有可能会烧到汽车行业。

津ICP备13005494号-1天津包车网 想找天津汽车租赁天津租车天津租车公司天津汽车租赁尽在天津包车网天津租车价格最低!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